• 目录
  • 你未婚妻真棒 第15章
  • 下载
  •   而召唤出了诅咒怪物的夏油杰,则并没有跟上去,只是笑而不语的站在原地,看着千树兴致勃勃的跑东跑西,给那群狂教徒脸上写字。

      这一通胡闹,直到天亮才算结束。千树的身体现在还是小孩子,所以跑了一夜后很快就困倦得睡着了。因为有五条悟和夏油杰一直跟着,她也忘记了要抓一只‘虚’来开启空间直接传送回去。

      五条悟也没有开车。

      好在他有钱,房子多。在距离盘星教总部不太远的地方,五条悟也有一栋房子。

      他背着熟睡的千树,和夏油杰一起慢悠悠的往家里走——此时正好是太阳出来了,金红色的晨光将整个世界都渲染上一层温暖又明亮的外壳。

      千树睡得很熟,圆嘟嘟的脸蛋压在五条悟肩膀上,呼吸浅浅的。五条悟还是头一次背小孩,只觉得这个家伙轻飘飘得没什么重量。

      他侧过头和夏油杰抱怨:“那群老头子是不是破产了?不然怎么能把小孩养那么瘦?”

      “也有可能是运动量大,”夏油杰居然也跟着认真的思考起了这个问题,煞有介事道:“你看千树平时就很活泼的样子,肯定经常跑跑跳跳的。”

      五条悟颠了颠自己背上的重量,面露嫌弃:“那也太轻了。得想办法给她养点肉出来。”

      夏油杰挑眉:“你愿意接纳她了?”

      “人都带出来了,凑合过呗,还能离咋的?”五条悟翻了个白眼:“就当我英年早婚,多了个女儿。”

      “说起来,杰你好像心情很好啊?”

      五条悟打量着自己的挚友——他能察觉到之前挚友的心情有些低落,但也以为只是伏黑甚尔的事情对他打击过大。

      这两天五条悟忙着调查保守派老头子和千树的关系,还有那个伏黑甚尔临死前的托付,他一直没能腾出时间来和夏油杰聊聊。如果不是这次去盘星教算总账的时候,正好遇见千树拖着夏油杰来胡闹,五条悟都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机会,和夏油杰好好的谈一次。

      夏油杰看这五条悟背上熟睡的小姑娘,眼神温柔,脸上不自觉流露出笑意。他压低了声音,道:“嗯。本来还在纠结一些东西,但是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下一次,我会自己把‘场子’找回来的。”

      夏油杰是玉,通透漂亮的同时,也易折。而千树无意间做了那个缓冲带,让夏油杰避开了‘过刚易折’的命运。

      这一切就好像是冥冥中早已被安排的命运;那天他们结束完任务,五条悟说起来那个住在自己家里的未婚妻——而那天夏油杰又刚好有空,带着些许好奇,以朋友的身份去拜访了五条家。

      这中途哪怕错过一次,今天的夏油杰大概也会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

      但是所幸,一切都还来得及。

      两人还没走到五条悟的住处,就接到了家入硝子的电话——五条悟在接通的瞬间开了免提,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电话贴到夏油杰耳边!

      夏油杰躲闪不及,被迫接受家入硝子的索命质问:“五条悟你个人渣!!大半夜的到底把千树带哪里去了?!”

      “我一大早!一大早给可爱的小千树带早饭来!就发现她不见了!千树那么乖,我让她好好待在家里,她是肯定不乱跑的——我一看家里没人,我就知道完了!一定是遭了五条悟了!”

      “五条悟你说话啊!你有本事带小朋友半夜出门,你说话啊!你面对我啊!!”

    第十三章

      事实证明,即使是夏油杰也抵挡不住家入硝子‘母爱の质问’。在全校唯一的奶妈威逼下,他顶着五条悟看叛徒的目光,将位置报给了家入硝子。

      不过在夏油杰的解释下,勉强洗刷了五条悟‘拐带未成年’的污名。

      在确定千树已经睡着,而且很平安之后,家入硝子也不着急过去了。毕竟她作为罕见的反转术式拥有者,任务并不比五条悟或者夏油杰清闲。

      安置好熟睡的千树后,五条悟和夏油杰两人同时来到了阳台上——夏油杰最先开口:“你最近在调查什么?”

      他一直都知道五条悟最近很忙。夏油杰不难猜出,挚友的忙碌十有八九和千树脱不了关系。

      五条悟趴在阳台栏杆上,眉头微微皱起:“关于小矮子——千树——我确实调查到了一些东西。”

      “千树是保守派上层,从天元大人那边带回来的。除了他们之外,没有任何人清楚千树的来历,唯一可以确认的是,这孩子确实不具备咒力,也没有术式。”

      把千树带出来的人,全都是保守派上层的核心人物。而五条悟行事悖逆,张扬反复,向来和学院保守派互相看不顺眼——他想要从保守派上层那边挖出千树的消息,可不比从伏黑甚尔手中救人轻松。

      夏油杰也皱眉:“虽然没有咒力,但千树绝对不是普通的人类。你也看见了吧?她在盘星教总部使用的奇怪酒液,还有凭空打开的扭曲空间...”

      “她到底是从哪里来,又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呢?”

      ......

      “请再来一碗!”

      把空碗推开,千树仰起头活力十足的要求服务员——对方则为难的看向小姑娘对面两个少年:“啊这...还要再来一碗吗?”

      都已经第三碗了啊!整整三碗拉面,连汤都喝干净了!!

      五条悟笑眯眯的摆手:“给她再来一碗。”

      他语气随意,让人很难相信千树其实已经吃完了三碗面。服务员忍不住委婉的提醒五条悟:“这位先生...小孩子吃太多是伤胃的。”

      到底是谁家父母这么不负责任,把三个孩子打包扔出门的啊喂?!

      好在服务员小姐忍不住想打电话叫警察来时,夏油杰主动开口阻拦:“千树,不能再吃了。”

      千树眨了眨眼。她榻下肩膀,扁着嘴,小声挣扎:“真的不能再吃了吗?就半碗也可以哦?”

      夏油杰避开小姑娘湿漉漉的,小狗似的眸子,冷硬道:“再吃会把胃撑坏的。你已经饱了不是吗?”

      千树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嘟囔:“其实也没有很饱……呜哇!”

      五条悟忽然凑过来,仗着他长胳膊长腿的优势,在千树小肚皮上按了按:“杰,她好像真的没饱。”

      千树闻言立刻忘记了五条悟给自己带来的些许愕然,转而眼巴巴的看着夏油杰:“真的真的没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