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录
  • 你未婚妻真棒 第164章
  • 下载
  •   千树这才反应过来:“啊,你是说想要和他们结婚的那种喜欢吗?”

      她连忙摆手,速度快得手腕都要甩出残影:“不不不绝对没有——不对,也不能说没有。我还没有学会怎么和人谈恋爱,所以不会对他们有这种想法的!”

      千树把‘谈恋爱’和人类的其他技能混为一谈,认为这都是可以学习的东西。

      硝子放过那块饱受□□的饭团,无奈的叹气:“虽然很想和你说这种东西是没办法靠学习去搞懂的不过以你的脑子要明白这些道理也过于勉强了。”

      “眼下这种状况说不定还会更安全一些学习恋爱的话,有想过要找谁学习吗?”

      “这点你就放心吧!”千树信誓旦旦的拍着胸口:“我认识一个很靠谱的人,她在这方面很在行的,一定可以教会我!”

      “哦对了,硝子姐你可以带我去见见电次他们吗?我有话想对他们说。”

    第九十一章

      千树想要见电次等人, 这并不是什么很困难的要求。所以在吃完饭后,硝子就带千树去了关押恶魔的地方。

      虽然电次等人是恶魔,但目前高专因为某些原因和特案四课并不怎么对付, 所以高专的人没有将这三个明显和恶魔有关联的人交给特案四课处理,而是自己先扣了下来。

      千树跟着硝子进入了特殊病房, 病房里三个床位一字排开:电次位置靠门,胳膊和腿上都打着石膏, 满脸生无可恋的躺在床上。

      病床位置在电次隔壁的帕瓦,正在和护士理据力争要她把自己的猫抱过来。而躺在最里面的早川秋还没有醒, 身上插着各种粗大的管子, 正在源源不断的向这具身体输送养分。

      千树松了口气:“他们看起来状态都还不错。”

      “确实。”硝子从自己白大褂外套里拿出手机:“恶魔人的身体素质远超过我的想象, 哪怕是其中唯一的人类,也有着远超普通人的肌肉密度。这三个人都认识玛奇玛,校长和咒术界高层的人无论如何也会保下他们。”

      千树试着联想了一下那群老头为了保下电次等人, 和玛奇玛理据力争的模样——只可惜她完全想象不到。这时候电次发现了千树, 他举起一只没有打石膏的手虫千树挥了挥:“哟,下午好。”

      千树顺口关心了他一句:“没死吧?”

      电次翻了个白眼:“我人都躺进医院里了, 你这不是废话吗?这个女人是谁?”

      家入硝子习惯性的就要自我介绍,却被千树拦住:“硝子姐你不用自我介绍, 介绍了他也记不住的,他脑子还不如我。等早川醒了你直接和早川交流吧,早川还比较正常。”

      早川秋在千树眼里, 完全是‘正常人’的代名词。

      家入硝子丝毫不怀疑千树的话,继续低头看了眼手机, 上面同步发过来好几个消息:“早川就是最里面黑色中长发的男人吗?我记住了, 等他们醒过来我会找他交流的。”

      她又瞥了千树一眼, 不动声色的安抚千树:“不用担心, 他们现在待在这里反而是最安全的。五条悟就在这里,没有人可以从高专手里杀人。”

      千树刚想说她不担心——她担心的是这家医院里的护士会不会被帕瓦和电次逼疯。只是千树的话还没有出口,帕瓦已经连蹦带跳的冲过来抱住了千树的腰:“千树啊!那个家伙不让我把猫带进来!呜呜呜她还打我,她坏死了!”

      护士小姐气得满脸通红:“你少胡说!我只是不让你带猫进来,可没有打你”

      “呜哇她又凶我!”

      帕瓦把脸埋进千树怀里,委屈的哭诉:“她把我胳膊都打折了!你看!”

      帕瓦向千树展示自己缠着绷带的胳膊——随后千树面无表情的一拳砸到帕瓦胳膊上:“闭嘴,你以为我是瞎子吗?”

      无视帕瓦的惨叫声,千树转头面向护士小姐时,又是满脸甜甜的笑容:“能麻烦您把猫抱进来给她吗?你放心吧,那只猫很乖,不会干什么坏事的。”

      护士小姐的冤屈得以洗清,看千树都无比的顺眼。但她还是有些犹豫,下意识的看向硝子:“可是”

      硝子关了手机:“把猫抱给她吧。千树,你跟我去拆纱布,我看看你眼睛——五条悟等会也要过来。”

      千树原本很镇定的。但是她听到五条悟要过来时,还是不可避免的紧张了一下:要见到五条悟了?这么快?我说不嫁给他的话他会不会把我打进医院墙壁里?

      啊,完全是五条悟能干得出来的事情。

      抱着千树腰的帕瓦还在哭,哭的同时又死活不肯撒手,继续抱着千树的腰。电次被帕瓦哭得烦了,从病床上探出头:“不是都答应把猫抱给你了吗?你怎么还在哭啊?”

      帕瓦扁着嘴,没哭出眼泪来:“还不是因为千树不相信我!都说了本大爷的腿完全就是那个护士打折的”

      电次毫不留情的拆穿了她:“你刚刚还说她打折了你胳膊。”

      谎言被拆穿,帕瓦丝毫不脸红,立刻现场改了台词:“胳膊当然也是她打的!本大爷的胳膊和腿都是她打折的!”

      旁边的护士小姐已经麻木到懒得生气了,只想连夜打包自己离开这个医院。

      千树把帕瓦的手掰开,拖着她扔回床上:“你就在这边好好接受治疗,我忙完就会来找你了。”

      帕瓦揪着千树的衣角,刚刚还没有眼泪的脸上,立刻留下两行眼泪,哭声反倒比刚才小了许多:“那你一定要回来找我。”

      千树也不觉得帕瓦烦。她举起手,老老实实的发誓:“嗯,我保证回来找你。”

      帕瓦吸了吸鼻子:“不准骗人。”

      千树耐心道:“我不骗你。”

      “真的?”

      “真的。”

      “真的真的?”

      “真的真的。”

      帕瓦这才恋恋不舍松开千树衣角,像个小孩儿似的缩进被窝,只露出一个脑袋:“那我乖乖在这等你,你要记得回来找我。”

      千树摸了摸帕瓦的额头,声音很温柔:“嗯,我肯定会回来找你的。”

      安抚了帕瓦后,千树转身向门口硝子走去——路过电次床位时,电次忽然从被窝里伸出手抓住了千树的手腕。